护头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护头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伍晓鹰中国需要转向更加集约型的发展

发布时间:2021-01-25 10:23:07 阅读: 来源:护头厂家

伍晓鹰:中国需要转向更加集约型的发展

2013陆家嘴论坛6月27号至29号在上海举行,此次大会以“金融改革开放新布局”为主题。东方财富网对本届论坛进行全程直播。今日在“浦江夜话二:新兴经济体增长面临的新挑战和新动力”分论坛上,美国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TCB的高级顾问及中国中心经济研究部的主任伍晓鹰博士表示:“现在我们都在说中国的劳动报酬在上升,中国就没有竞争力了,实际上问题不在这里。如果你劳动报酬上升的速度和劳动生产率上升的速度是一样的,你不应该有这样的担心。当然,最好是你劳动生产率的上升应该超过你劳动报酬的上升,这样你就有竞争力了,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。也就是说,要把劳动生产率和平均劳动报酬结合起来观察。”

文字实录如下:

主持人:有请第二位的演讲嘉宾伍晓鹰博士,他是美国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TCB的高级顾问及中国中心经济研究部的主任,主要的研究领域是生产法PPP为比较的国家生产法比较。尤其是中国宏观经济的测算,在经济长期测算和增长力测算方面颇有建树。今天他带来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,就是金砖国家、新兴市场国家实体经济的竞争力,如何能够通过一些可以看得见的,比如劳动生产率、工资报酬这样一些关键指标来度量这个国家的经济活力。接下来有请伍晓鹰博士为我们讲这个有趣的话题。

伍晓鹰:谢谢主持人,感谢今天有机会在陆家嘴论坛和大家交流一下我们的一些研究,我觉得挺荣幸的。实际上,我们的研究现在做了一些关于所谓金砖国家的比较,但由于时间所限,我觉得中国的问题现在特别重要,我想集中谈中国的问题。我们现在,在经历了30年、非常高速的增长,也是一个所谓非常外延性的发展,现在已经接近了极限。其实,任何一个国家在早期增长阶段,都会出现这样一个迅速的赶超。由于你和可以得到的最先进技术之间有差距,而且这些技术已经成熟了,所以基本上通过投入、通过一定的管理,当然也需要很好的机制,你都会出现一个比较快速的增长,这种增长在一定意义上来讲肯定是从比较粗放的开始。

下面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你什么时候能转向更加集约型的发展?这是我们面对的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话题。关于生产率、关于增长的基本源泉,其实在测算上是很复杂的,我不想把问题弄得这么复杂。想从两个大家经常看到的指标来谈这个问题,一是所谓劳动生产率,劳动生产率就是把产出和就业的量除一下。对就业量本身怎么测算,这里有很多问题,严格来说,应该考虑等值的劳动率,而且应该有劳动小时的计算,这方面我们做了很多工作,我不细说了。首先要观察劳动生产率,另外一个指标是要看看每个劳动者所谓的劳动报酬。现在我们都在说中国的劳动报酬在上升,中国就没有竞争力了,实际上问题不在这里。如果你劳动报酬上升的速度和劳动生产率上升的速度是一样的,你不应该有这样的担心。当然,最好是你劳动生产率的上升应该超过你劳动报酬的上升,这样你就有竞争力了,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。也就是说,要把劳动生产率和平均劳动报酬结合起来观察。

实际上,我们把平均劳动报酬和劳动生产率除一下,平均劳动报酬,是一个名义量,是一个货币的报酬,劳动生产率是一个实际的、真实的量。你每生产一个单位的真实GDP,也就是说真正的增加值,你的劳动成本是上升还是下降?或者相对其他国家而言是上升还是下降?我们发现很有意思,在对过去20年的追踪当中有一个刻划、描绘,把所有的工业部门,归纳到24、25个工业部门,分成了三组,按照经济上游、中游、下游。最上面是能源部门,水电、煤气都在里面,第二个部门叫基础材料工业,最下面一组是制成品。分成三组后,发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,劳动成本上升,也就是每一个单位的真实产出,里面的名义成本上升得最厉害的部门、表现出最没有竞争力的部门,就是能源部门。然后是基本投入品工业,也在上升,但没有能源部门厉害。反过来,在这方面表现最好的,实际上是制造部门。我们又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观察,对整个部门做全要素生产率的测算,我们发现最有效率的也是最下面的部门,也就是成品和半成品的部门。这说明一个道理,这个部门面对的是世界性的竞争,你没有办法去影响世界性的市场,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对上游部门的补贴,来保证下游部门的竞争力。

回到热点的问题,我们谈金融方面目前的政策,希望可以把资金、资本逼到实体部门,我觉得这非常重要,但这只是一个起点。你逼到了实体部门再怎么做?关键是生产率,最终是效率和技术进步。

以上文字为本网整理,未经嘉宾本人核实。

北京西服订制厂家

订做短袖衬衫

定制T恤衫公司

相关阅读